第1章 自杀的上帝

七院3号楼,过了早饭的时间,值夜班的医生护工们安置好了病人们。和早上来的医生、护工交接了工作,便打着哈欠一个个离去。张大道皱着眉头,眉毛被刻意的耷拉成了八字,乱糟糟的长发盖住额头,垂下些不整齐的犹如狗啃过的刘海遮住些许眼睛。黑眼圈和眼袋衬着那对死鱼眼,这么看这么无精打采。“哟,小神仙,您老这是怎么了?昨天晚上和那个女鬼私会去了?”一个才来上班的医生一边扣着白大褂的扣子,一边对着张大道挤眉弄眼。这是才分配来不久的医生,刚刚过了实习期,乃是某二流医学院学神经科的,名叫苏津津,听着像个软妹子,其实却是个有六块腹肌,胸肌能抖的清秀猛男。据说是因为就业形势紧张,这家伙家里也没个关系这才考了个精神科医师资格证,加入了七院住院医生的五年培训计划。正式成为了一名高危行业从业者。许是才来和半路改行的关系,这苏医生和其他实习生颇为不同,对院里的大大小小的奇人奇事很是好奇。张大道这镇院之宝自然也是他好奇的对象之一。张大道翻着死鱼眼,有些鄙视的看了眼苏医生,原本靠着墙的身体正了正,滑到了身边的长凳上坐下,“女鬼你个头,门前正路门后山,就这风水连桃花都招不来,还女鬼!你瞧瞧咱们这的医生、护工,几个有伴的?”张大道指了指经过的一个主治医师,正是苏津津的顶头上司,四十多岁!丧偶!似乎瞬间,他的话的可信度上了一个台阶!苏津津也是一愣,眼睛四处乱瞟了一阵,嘴里有些无神的问:“那你这一脸晦气的是咋回事儿?”这家伙似乎有些犹豫,说话吞吞吐吐的。苏津津是农村人,虽然学历不错,可对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,还真有些半信半疑。张大道又是翻了个白眼,道:“前头来那个上帝昨天没吃药,大晚上的要自杀。他不知道咱们这的窗户只能开个缝,他撞上去弹回来正好踩到了影帝,好家伙那一嗓子嚎的,差点没把我出游的阴神给吼散咯!”苏津津也是一愣,原本还想问问这医院风水碍桃花的事儿的,这一下全然便忘记了。连忙道:“上帝?那个妄想症的家伙?他不是去重症楼了吗?没给束缚吗?”张大道挑了挑眉毛,抬头盯着天花板,似乎看着什么东西,声音越发空灵、缓慢:“谁知道,反正早上被他家里人接走了,我看他命宫有一道血痕直入发际,看来是命不久矣了!”苏津津被张大道诡异的语气说的打了个哆嗦,突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苏津津猛的一颤:“啊!”的惊叫了一短声。跟着身后就绕出了那个丧偶的主治医师,瞪了眼张大道,见他全然没有反应,还是抬头看着天花板才叹了口气,拉着苏津津边走边指点道:“病人说的话你也信,张大道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?昨天那个就是额头撞出了个伤口而已,他的情况很严重,家属带回去会出意外也正常。”声音渐渐轻去,苏津津连连点头,被那主治医生拉着远去。张大道叹了口气,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发呆。来往的病人、医生偶有和他打招呼的,这家伙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死死看着天花板。看张大道这意思,似乎是准备一下发呆到午饭时间的。也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灰发老头坐到了张大道身边,瞧这老头的样子,不是退休干部也是大学教授,气质颇为不凡。老头瞧了张大道一阵,开口道:“什么情况,听说你又忽悠那新来的苏医生呢?”张大道眼神还是直勾勾的顶着天花板,似乎那一片雪白之中藏着什么秘密一般。在精神病医院里头,他那一身的病号服加上这个表现,不用想也知道是精神病人。来往不少病人家属,见了他都绕着走。这老头一开口问,张大道虽然架势没变,却开了口:“就那家伙的样子,似乎呆不久的样子!咱们这地方,太好奇的医生都没好下场。”老头点了点头,嘴里却道:“我倒是觉得陈医生说的有些道理,昨天自杀那家伙病的太重,估计这次回去就得自杀。他家里人怪医院没看住他,也不想想当时谁不同意他进重症楼的。就他家里那些人,怕是更看不住他!”张大道好像突然回过了些神,转头看着老头道:“韩老头?那个拉走苏津津的医生姓陈吗?”张大道突然发问,切入点似乎有些古怪,那老头确实适应非常,无缝衔接:“对啊!叫陈东来着,浙医大的研究生吧?心理咨询那边的,前些时候才转来的,原来的刘医生不是辞职了吗?上帝入院就是先找的他。早上还被家属骂了一阵呢?”张大道点了点头,手指头乱掐了一阵,突然调门高了两个音:“对了!上帝死了就他死!”路过的一个清洁工大妈原本贴着另外一边的墙出溜着,被张大道这一嗓子一嚎,立马一个哆嗦坐到了地上。张大道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,看了眼韩老头点了点头,起身无精打采向着病房方向慢慢跺步而去。那清洁工大妈诡异的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长凳,拍了拍胸口用本地话骂了一句:“神经病!”才捡起掉地上的工具匆匆而去!在七院这么多年,自称上帝的、佛祖的、活佛的,没有十个也有八个。说穿了和张大道这个自称天师转世的没什么差别,大多都被定义成妄想症。吃点药,多忽悠,一般都有好转。这个昨天自杀的家伙也是自称上帝,但是病情确实比较严重的那种,这个时候在医院里头关着还好,若是进了重症楼严密监控,至少不至于出什么事情。张大道晃晃悠悠的进了活动室,跟一个因为高考失败抑郁的家伙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阵子,张大道正准备给这家伙指点迷津,告诉他下此如何能金榜题名的时候,活动室突然钻了个汗淋淋的脑袋,四下一打量。苏津津突然冲了进来,拉着张大道到了门口:“知道吗?那个早上出院的病人家属来闹了,他们还没走出几个路口呢!那病人趁机甩开他们冲上马路,直接让公交车给碾底下去了!那个死活要带他回去的,就是他老婆,当场就抽过去了?”张大道点了点头,似乎完全没有意外,只是道:“下一个就是他!下一个就是他!”
第1章 自杀的上帝
非正常人类异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