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九章 天,黑了(上)

人马族聚集地中,天葬和六道挤在一间简陋到连个路边棚子都不如的“屋”里,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不过基本上都是天葬在自说自话,六道则一直低着头在写着东西,偶尔才敷衍了事的随口应上一句。这一对“难兄难弟”最终没有被架到火上烤成“乳猪”,这倒不是六道的功劳,虽然他声称脑子随便转一转就能想到十种八种逃脱马口的方法,但最后却愣是一种都没用上。因为当中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。嗯,就是意外。这个意外来自于天葬的那杆svd狙击枪。天葬被绑来后,他那支狙击枪自然也就落到了人马族的手里。不过人马们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更不认识铁这玩意儿――因为这个资源贫瘠的地方连块铁矿都没出现过。不过他们却认出了这支狙击枪的枪托是木头结构的,木头嘛……嗯,当然是拿来烧的嘛。于是乎,那杆狙击枪就被当作了木柴,直接仍进了篝火堆里去了。结果就悲剧了,满弹匣的子弹被火一烤,直接就炸了。炸了呀……这下子真要命了。boo一阵巨响后,围在篝火堆旁边的一群人马们可就惨了,直接倒下去了一圈人。那个血腥和惨烈,就连看惯了死人的六道和天葬当时也都懵逼了。很碰巧的是,六道的天葬两人那时正被架着往篝火堆这边走来,走到一半篝火堆就炸了,还炸死了一圈人。至于尚没死的那些,相信以这个世界几乎不存在的医疗水平,咽气也是迟早的事。那些半人马们当时就慌了,大概是以为神明之类的存在不让他们吃那两个长得奇奇怪怪的人,所以降下了怒火吧。于是经过一番争吵后,赶忙手忙脚乱的给六道和天葬两人松绑,再恭恭敬敬的将二人请进一间“屋”里休息。两人就这么莫名奇妙的从“食物”荣升为“贵宾”了。到这会儿天葬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,这到底是为什么?不过幸好他还清楚一件事――他的枪没了。一个狙击手没了狙击枪,那还能叫狙击手吗?所以被送到……或者说关到这间“屋”后,天葬就像深闺怨妇一样一直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,怨天怨地怨空气,一张嘴就没消停过。最后六道被吵昨实在受不了,不得不停下手中的事,抬起头来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:“节哀。”说完后就不再管他,低下头拿着个小本子,继续在上面写写记记。而天葬则有点……懵逼。啥叫节哀啊?好吧,天葬已经不想再理这个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家伙了。所以很干脆的把头撇到一边去,噘着嘴巴,活像受了气的小媳妇。过了一会儿后,实在又觉得这样无聊了,天葬遂又把头转回来,看看六道的小本子,凑过来嘟囔着问道:“你在写什么呢?”六道一边在小本子上继续写着东西,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做记录。”天葬愣道:“什么记录。”六道无奈的停下笔,下意识的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眶,这时才发现鼻梁上空空的竟没有戴着眼镜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。之前发生了太多事一直没注意到,好在他眼睛的度数其实并不高,戴不戴影响都不大。说白了他平时之所以会戴眼镜,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斯文些而已。已经抬起的手改成揉了揉太阳穴,六道解释道:“ 13不是说过吗,来这里的人,再出去的时候就没有了关于这里面的记忆。”“哦!”天葬一捶手掌,恍然大悟道:“好像确实听头儿说起过。”“……”六道白了他一眼,跟一个白痴说话确实很费劲的。话说,他干嘛要跟这个白痴解释啊?此时天葬已经明白过来了,说道:“所以你把所有的经过都写在本子上,万一真的忘了,也可以看看本子?”“嗯。”六道瞟了他一眼:“总算是长了点脑子了。”天葬又指着六道手中的本子说道:“可要是你的本子也丢了呢?”六道掳起袖子,皙白的胳膊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密密麻麻写了好多鹰文字,直把整条胳膊都写满了,看上去跟纹身似的。天葬吃惊道:“你什么时候写的?”六道没好气的说道:“在你不知道的时候。”“……”这话说的好有道理,可我还是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写的啊?放下袖子,六道就没再理他,继续在本子上做着记录。六道是个做事很谨慎的人,明白鸡蛋绝不能放在一筐篮子里的道理。所以他并未把希望寄托于一本小小的本子上面,乃至在自己的身体上都做下了记录。除此之外,他的衣服上还有两枚特殊的钮扣,一枚是微型摄像头,另一枚功能单一些,只有录音功能。此外他的鞋子里也有着类似的装置,还有眼镜也是如此……不过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丢失了。如果让天葬知道,六道竟会如此丧心病狂的在自己身上藏了这么多的录像、录音装备,估计会把下巴都惊呆掉的吧。见六道又不理自己了,天葬顿时又感到无聊起来,没话找话说道:“喂六道,你之前说有办法让我们不被烤成猪,你到底是什么办法啊?”“哦,那个啊。”六道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办法有很多,不过最简单方便就是装成神。”“哈?装成神?”“嗯,伪装成神明那样。”六道边写边说道:“越是原始落后的社会,对未知的事物就会越恐惧。你只要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一点他们无法理解的神迹,他们就会把你当成是神明了。”天葬惊愕道:“你要怎么装啊?”“让身体发光就行。”六道边说着,边往袖口的一个扭扣按了一下,“啪”一声轻响,他的衣服居然亮了起来。这是……发光了……天葬直接就傻眼了、懵逼了,脑子不够用了。
第九百九十九章 天,黑了(上)
人间冰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