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四章 陆扬之死(下)

可以预见,当廖赞花痛哭着道出这一切后,所有人的震惊、愤怒、震怒……都尤如打翻了的调色板,最终混成了――黑!陆扬再也无法抑制勃然迸发的怒火,扬手就给了陆清重重的一拳。陆清不甘示弱的还手,接着两人就扭打成一团。于是,整个礼堂彻底乱了。所有人都涌了过来,有劝架的、有咒骂陆清是畜生的、有帮着陆扬一起打陆清的、也有平时不服气陆扬,以拉架为名趁机下黑手的……总之一切都变得乱哄哄的。咒骂声、喝止声、叫嚣声……各种声音混成一团,再也分辩不出谁在说些什么。还有几个幼小的孩童,更是躲在一边放声痛哭着。而就在这样一片混乱中,谁也没有注意到,廖赞花――那个今天的新娘,已经被挤到了礼堂的角落里,痛哭着、心碎着,却无人去在意。甚至,都没有人注意到她。两个男人为她打架,全村人为她而乱成一团,可是她这个主角却被挤到角落,无人注意。然后,她的眼角不小心瞥见地上一把短剑――那是她陪嫁的剑。剑宗是个很有意思的半封闭宗派,这里的人以剑为荣,视剑为友,任何的人生大事都离不开剑。出生送剑、习武铸剑、结婚嫁剑,就连死了也要把自己的剑和长生牌一起供奉在剑冢。可以说,谁身上要是没带把剑,都不好意思出门。所以,当那把陪嫁的剑,被纷乱的人群不小心打到地上,又不小心踢到廖赞花脚边时,故事的悲剧就在这一刻被定型了。或许是出于对陆扬的愧疚,或许是觉得再也无脸见人,又或许已经竭斯底里……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这一刻,已经彻底崩溃的廖赞花毅然咬牙捡起了那把短剑,拔出剑鞘,然后……狠狠捅进了自己的心窝。一剑,穿透了心。一剑,也伤透了心……从此,这颗心或许不会再痛了。因为,它已经痛到麻木了。……“小花!!”跟陆清相互撕扯着,正在痛揍着彼此的陆扬骤然瞥见那一抹缓缓倒下的身影。那一刻,他疯了。再也不顾上陆清那一轮即将打在脸上的拳头,占满视野的只剩下那一抹红色的身影。那一刻,时间恍如静止了一般。一切都停了下来了。礼堂在骤然间变得静悄悄地,再无一丝声息。所有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廖赞花缓缓倒下的身影上,以及……深深刺进她心口的那一把剑。震惊、惊恐、难以置信……各种各样复杂的目光都聚集过来。直到……“小花――!!”廖赞花的母亲陡然一声悲天呼地的泣叫声才让人们回过神来,而后一个个面面相觑着、震惊着。悲伤的气氛在悄然蔓延。陆扬尤如丢了魂一般,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小花身边,又是怎么抱起她的。只记得,当他回过神的时候,廖赞花已经躺在他的怀中,眼中怀揣着愧疚、痛苦,还有让人心碎的柔弱……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,轻轻抚着陆扬的脸,梨花带泪的脸庞占满各种复杂的神色,颤抖的嘴唇轻轻呢喃着:“杨哥,对不起……原谅我……”陆扬已是泣不成声,只一个劲地点着头,拼命地点着……那是他这辈子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的流泪。他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男人,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为谁流泪。直到这一刻,他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心也是脆弱的。脆弱地就跟玻璃一样,轻轻一捅,就碎成一地的光辉。然后……悄悄地,化成泪。小花走了,再多的承诺、再多的恳求都无法留住她的脚步。就这么转过身,轻轻地,离开了。……人生,是一场烟火,在片刻的耀眼与夺目中,迎来的只是静默。也许是一段不复的年华,但曾铭记的一切早在心中生根发芽,绚烂的不过是时光轻擦。那些的曾经都还历历在目,却怎么也无法再碰触。那一天,我们的故事已早早结了束。那一天……我的眼里,再也没有了晴天…………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时,陆清突然捂着眼睛仰天狂笑起来。笑得那么悲伤,笑得那般……疯狂。眼泪,从指缝中不住的流淌。“畜生!”陆扬与陆清的父亲陡然怒吼一声,狠狠地一巴掌扇在陆清的脸上。可陆清却似无所觉般依旧在仰天狂笑着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笑得喘不过气。“你疯了!”陆父指着陆清,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这畜生疯了!!”说罢,又是一巴掌扇掴过去。“啪!”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礼堂。这一巴掌也彻底把陆清“打醒”了,他癫狂的笑声嘎然而止,霍地抬起头,通红的双眼尤如泣血般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父亲。那一双通红的双眼中,再也没有一丝往日的情份,有的只是深深的厌恶和痛恨。他痛恨自己的父母,痛恨这里所有人,更加痛恨……自己的哥哥。咬了咬牙,陆清忽然笑了起来,一脸狰狞的笑着,看起来很是陌生,也充满着深深的恶意。“够了!!”陆父又是一巴掌扇过去,可是这一巴掌却没有扇掴到陆清的脸上,因为他头往后一仰,适时躲开了。陆父不由的愣了一下,在他的印象中,自己这个小儿子一直都是怯弱、胆小,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,平时无论他怎么打,连躲都不敢躲的。怎么今天就突然硬气起来了?不过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却是更加的怒不可竭。这个畜生,玷污了自己的兄嫂,更害得一尸两命。若是他今天不给个说法,又怎么对得起廖赞花的父母?想到这儿,陆父又是抬起手掌,正准备狠狠扇过去。而陆清却是冷冷的看着他,冷笑着说道:“打啊?怎么不继续打了?”“你……”陆父颤粟的手指指着陆清,恼羞成怒道:“你这畜生,疯了不成?!”
第九百九十四章 陆扬之死(下)
人间冰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