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3365-3366贪婪和忌惮(预定八月保底月票)

高招阳只当是王书记有事儿,不成想进了办公室之後,才发现书记大人在看报纸,又晾了他十来分钟,其间能接电话能喝水,就是不理他,最後才来了一句,「北崇区政府把状告到我这儿来了,还说区政府就是後娘养的……你造成的坏影响,自己消除。」领导如此指示,高台长当然要努力消除了,现在他已经做出了姿态,对方不接受,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……事实上,陈太忠甩一下脸子,也就不再多计较,他无意弥合北崇和市电视台的裂缝,真要把话说开,反倒是麻烦——北崇需要的是低调发展。至於说对方会怀恨在心?切,有本事就来嘛。所以,当天晚上七点半,阳州电视台播报的《阳州新闻》里,关於「在市委的协调下,北崇区成功地跟天南省凤凰科委结成互助对子」的摄像,还是来自於市电视台的摄影师之手。李强是在政府宾馆里看到这个新闻的,这两天,他妻子神经衰弱的毛病又犯了,年底事儿又多,他索性就是住在宾馆里了。现在跟他在一起的,除了巨中华,还有政府秘书长钱里驹,大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一边看着电视新闻。市党委下午发生的事儿,李市长早就知道了,眼见电视里王宁沪大谈特谈「交流干部」的重要性,他禁不住不屑地哼一声,「真好意思说。」他的不屑来自於何处,旁边两人都知道,这凤凰科委明明是陈太忠的老巢,王宁沪你好歹是地级市党委的书记,脸皮厚到摘这种桃子——真当别人都是瞎子聋子?巨中华不敢应领导的话,但是钱里驹不怕接两句,「听说这个陈太忠下午在市党委,跟电视台高招阳发生了一点口角。」「他的脾气非常臭,」巨中华这时候才接话,他点点头之後,眉头微微一皱,「不知道他怎麽跟党委走到一起的。」这个话说得就比较有意思了,所谓党委指的就是王宁沪,巨大秘不好直呼其名,当着自家老板,也不便称其为王书记,就只能如此替代了。这些修辞方式不是重点,重点是——赵海峰是王宁沪的人,现正在纪检委喝茶,归晨生是王宁沪一系的,把陈太忠得罪了个死又死,而这高招阳也是党委口上的人,舆论宣传阵地首先强调的是党的领导……巨中华有点想不通,有这麽多纠葛在其中,为什麽陈太忠还能送上门去,主动让王宁沪摘桃子,他甚至听说了,北崇是临时接到了通知,才赶来市区的,来得非常仓促。这种情况放在其他的区长或者县长身上,或者也能理解,但当事人不是别人,是陈太忠啊,这个家伙在见到王宁沪的第一天,就当面锣对面鼓地不给面子,现在居然如此让步——狗能改得了吃屎吗?「也许……他没有做出实质性的让步,」李强也有点微微的不解,在他想来,陈太忠固然不可能为市政府所用,但是更不可能为市委所用,多半是王宁沪只想要个虚名,北崇那边就顺水推舟了——真正明白的人,都知道这只是个笑话。「嘿,两千万啊,」钱秘书长叹口气,语气中是说不出的艳羡,事实上这个消息他也早知道了,两千万的援助别说在北崇,在阳州都能引起足够的轰动——这是拨款的性质,没有回报要求,可以随便花的。在贫困的阳州,这个金额大到不可想像,这麽说吧,如果经手人不是陈太忠,随便换个区长或者县长来说这话,市领导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,脾气暴躁的估计就直接骂上了——尼玛你惦记点靠谱的事儿好不好?也就是陈区长操办此事,而凤凰人又已经来到了阳州,以陈某人折腾劲儿,再加上凤凰科委的财大气粗,大家才能断定,这估计不是儿戏。所以,钱里驹是感到分外的肉疼,「北崇要啥没啥的,哪儿有那麽多高科技项目?陈太忠这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,跟他打秋风的人少不了。」「谁愿意打秋风谁打,咱市政府不凑这个热闹,」李强慢条斯理地发话,他跟钱秘书长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,知道大管家明为感叹,实则是在试探,这个时候,他必须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,以免钱某人会错了意。两千万……李市长也眼红,这跟那退耕还林还不一样,那个钱虽然多,但是大部分是要落到老百姓手里,这个可是政府能拿来直接花的。但是他知道,这个钱真的没法惦记,这不是省里的拨款,截过来就能用的,没错,这真不是省里的拨款,就算想强要,还得考虑凤凰科委的质询。尤为关键的是,这个区长不是软蛋,你吓唬他两句根本没用,真要惹得人家恼了,都不用找黄家人出头——看见没?今天主持签字仪式的,是王宁沪!「占着茅坑不拉屎,」钱秘书长苦笑一声,骂一句脏话,以他和李市长的关系,只要立场对了,倒也不怕说得直一点,「咱不闻不问,尊重北崇的选择,可那家伙未必领情。」「他自己找来的钱,愿意怎麽折腾,随便他了,」李市长轻描淡写地发话,「里驹,你这个心态不好,江锋还指望北崇帮着搞退耕还林呢,你约束一下政府里的舆论。」约束政府舆论,其实就是要秘书长放出风声,让大家不要瞎惦记北崇的两千万,钱里驹很明白这一点,於是点点头,「退耕还林……那确实是大事儿。」在陈太忠的字典里,「退耕还林」四个字,也没多大吧?李强端起面前的茶杯,面无表情地一饮而尽,这只是一个说得出口的借口,给大家一个交待而已。说不出口的,那就是一些隐秘事情了,李市长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,北崇似乎正在准备筹建自己的电厂,这陈太忠做事,真的是不拘一格,什麽事都敢惦记。而更为难得的是,此人具备惦记那些事情的实力,若是有一天,北崇自费建电厂的申请摆到李市长桌头,他绝对不会惊讶,他要考虑的是,未来还会有什麽更大的惊讶……3366章贪婪和忌惮(下)陈太忠并不知道,李市长会对他有如此高的评价,参加完签字仪式之後,北崇和凤凰的干部,又被市委留饭了。王书记甚至在酒桌上表示,希望凤凰科委能在市里住下,至於住宿费什麽的,北崇舍不得出,交给市委处理就完了——这也算是个事儿?但是不等陈太忠说话,许纯良就直接表态了,我们还是想回北崇,从北崇回凤凰,要更近一些——一天能赶完的路,就不要两天去赶了。王宁沪没有想着招揽许纯良,对他而言,这个难度太高了,他只是想着留一段香火情,顺便让自己摘的这个桃子,显得不那麽突兀。不过许纯良不给他这个面子,我来北崇是给兄弟绷场面的,之前都不知道你王宁沪三个字儿怎麽写,来了之後你把我叫到市党委也就算了,还想留下我继续套交情的话,那还是省省吧。「我真的跟他没交情,」回北崇的路上,许纯良还在跟自家兄弟嘀咕,「科委来,是跟北崇结对子来了,他主持一下,也就该完了。」他说话的声音很低,但是大家都在大巴上呢,他俩又是最大的两位领导,众人都不敢大声喧哗,所以声音虽低,可还是被别人听了去,并且在回到北崇之前,逐渐传遍全车。要不说是凤凰科委的呢?这还真是大牛,旁人听得也只有暗暗咋舌的份儿,根本不把咱阳州市的党委放在眼里啊。所幸的是,下一刻这二位领导就谈起了别的事儿,凤凰科委的主任发话了,「太忠,明儿就周末了,老兄弟们过来一趟,你不给安排活动一下?」「字儿都签了,你们该回了吧?安排活动……这劳民伤财的,」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一点没有卸磨杀驴的那种内疚。「那我们就住下不走了,」许纯良恶狠狠地发话,「啥时候安排了活动,我们啥时候走。」「我这儿真是要啥没啥,」陈太忠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也有点赧然,地方上确实一点像样的东西都拿不出来,他心里并不好受,「要不这样,咱们去武水乡钓鱼?」「这大冬天的……钓鱼?」许纯良愕然地反问,要不说这人要纯良了,真的好相处,但是有的时候蹦一两句真话出来,也挺伤人,「你这儿就没个像样的地方?」「许主任,你要在北崇找个像样的地方,还真的难,」这时候,徐瑞麟沉声发话了,「北崇就是这样,什麽都没有,也就是武水乡那边,山青水绿,不算旅游景点,多少还看得过眼,而且找对地方,钓起来的鱼绝对是纯天然的,当地卖不起价钱,可味道绝对纯正。」武水乡人烟稀少,河渠里少人下网,有一些野生鱼,虽然没什麽名贵品种,但是胜在数量稀少,不过在阳州,这个东西也卖不起价钱去,在当地能卖出价钱,但是拿到市里,谁还认识这是不是纯天然野生的?这跟东临水的黄棒子类似,好东西别人也认,但是阳州不是凤凰,消费能力就差很多,而且武水那里的鱼,没啥特色,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——这是好东西。「那就去钓鱼吧,」许纯良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主儿,他看一眼陈太忠,「天气预报明儿有雨,周日咱们一起去吧?」「星期天我不一定能去,」陈太忠听得挠一挠头,「没准还有人来,跟我商量投资。」「谁来投资?」许纯良听得真有点不服气了,我给你北崇两千万,比不上别人的投资?「是邵老板,」陈太忠乾笑一声,「他打算捧个场。」「是他啊,」许纯良点点头,他不是很喜欢邵国立,那家伙的傲气,连他这淡然的人都有点受不了,不过他在京城接触类似的人不少,倒也不算排斥,「他倒是给你面子。」许主任的点评很随意,但是车里其他人一听,就再次吃惊了,一直以来,大家都觉得这凤凰科委的人牛气冲天,人家不表现出来,但是身上那份若有若无的傲气,大家还是能感受得到的——不过北崇人吃人的嘴短,也不会计较:人家就是有钱嘛。而这许纯良主任,那就更是牛气到无法形容了,就是这麽个人,居然觉得某个投资商能来北崇投资,是给区长面子——此人又得牛气到什麽样的程度?不过不管怎麽说,又要有牛人来投资了,面对新区长一波接着一波的大手笔,北崇人已经震惊到有点麻木了。车到北崇是八点半,下车之後大家散去,陈区长去许主任的房间聊天去了,葛宝玲惦记着新的投资者,追着白凤鸣就过去了,「白区长,留步。」「葛区长……有什麽指示?」白凤鸣停下脚步,面无表情地回头。「不是指示什麽的,我就是想问一句,」葛区长快步跟过来,低声发问,「过两天要来的投资商,会在哪些领域投资?」「这个我真不知道,你得问区长,」白凤鸣很无奈地一摊双手。我要是敢问他,何必问你?葛宝玲的脸上挤出个笑容,「别人不知道,你可未必不知道……多少年的搭档了,给点面子。」「我只知道,区长引来的资金会越来越多,」白区长做人滴水不漏,也不去得罪对方,所以就是微微露个口风,「咱们要做的,就是把自己的一摊抓好。」「嗯,」葛区长点点头,又斜着眼睛看他一阵,见对方默默地站着,丝毫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,才轻喟一声,「那我知道了。」看着白凤鸣快步离开,葛区长一时间觉得,自己似乎是离大家越来越远了,不知道站了多久,一阵寒风微微吹来,她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。这个寒战彻底地让葛宝玲清醒了过来,看看四周,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,她终於心一横,抬腿向陈区长的宿舍走去。抬手按响门铃之後,不多时,大门的小窗口被打开,露出了一张清丽的面孔——这是廖大宝特意关照过王媛媛的,领导不在的时候,有人按门铃,千万别直接拿对讲门铃说话,要走出来打开小窗口接待,因为来的人大部分都是你惹不起的。「葛区长您好,」她微笑着点头,「区长不在,他在许主任那里。」「我知道,」葛宝玲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「小王你开门,我进去等。」陈太忠是九点半回来的,一进门猛地发现葛区长也在,他有点疑惑,「这麽晚了,葛区长你有事儿?」「我是想了解一下,对於即将到来的投资商,我这边需要提供什麽配合,」葛宝玲站起身,乾脆利落地发话。陈太忠没有仓促地回答她,而是皱着眉头思索一下,方始点点头,「嗯,需要你配合的时候,我会通知你的。」对於这个纵容别人围攻区政府的女人,他抱有一定程度的戒心,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,当然,他暂时也没有搞掉这个人的打算。事实上,就连搞掉赵海峰,一开始也是出於李强的建议,後来是赵区长自寻死路——陈某人的目标,是把不听话的人,全部调教成老实娃娃,这才是他情商提高的具体表现。「我邀请您,近期到我分管的民政或者其他口子,视察指导一下工作,」葛宝玲终於摇起了白旗,「也诚恳地请求您做出重要指示。」「哦,」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原来是输诚来的,不管怎麽说,人家表面工作做到位了,他也适当地漏一漏口风,「最近我会很忙,回头看情况吧……马上要来的投资商,跟基础设施建设无关,人家是求回报的。」公路建设,其实也可以有回报的,葛宝玲很想这麽说一句,但是她主要负责的北崇区内的公路建设,怎麽可能大建收费站?但是她的目的,基本上也算达成了,起码区长向她释放了部分善意,也不枉她一个女人家,大半夜地在一个男领导家里等着,尤其是,这领导在作风问题上的口碑并不好。第二天是周末,天气预报中的雨并没有下来,陈区长索性带了凤凰科委的人去爬山,一半是游玩,一半也是锻炼身体了。北崇台的摄像师也扛着机器跟了来,这是区长陪同贵客在锻炼呢,市台昨天都报道了结对子一事,区里跟踪报道就再正常不过了。「现在北崇没什麽好游玩的地方,」画面里,年轻的北崇区长对着客人们侃侃而谈,「但是我保证,下一次你们来的时候,会流连忘返的……」
第一卷 3365-3366贪婪和忌惮(预定八月保底月票)
官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