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二章 君子爱财

星期一上班,京城一分公司就开始开会,吴迪讲了一个多小时的见闻与感受,又把周二的对单挪了过来,上午就这么混过去了。中午聚餐,照例是王总掏腰包,李庆龙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开始喊口号:“听王姐的话,有饭吃,干王姐的活,有钱挣,念王姐的好,花姑娘的抱,走王姐的路,让王姐掉沟里……”聚餐总是愉快的,尤其是还有几个活宝活跃气氛,一顿饭吃出了开若干次会都没有的氛围。下午一出门,吴迪就被李庆龙拉住,这小子晃着大脑袋,一个劲的叫吴哥救命,吴迪不明所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“二机厂招标,我不知道,标书都没买上.建设部给欧部长打电话,秘书接的,很和气,但很坚决。吴哥,这半年我就这两个近期项目,咋办啊?”“没关系,非战之罪,你接手之前的那个业务员还不是一样搞不定?你们老王不照样铩羽而归?只要坚持下去,总会有转机的。”“转机个屁,二机厂乱找找死了,我看建设部也快被找死了,还好那天打电话时没报厂家,否则说不定已经上黑名单了。”“我靠,我说的转机不是这两个项目好不好?你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了?其实找老总在很多公建项目上不适合,尤其是政 fǔ类。这种甲方关系错综复杂,每个人都有一块蛋糕,乱搅只能把自己搅死,房地产项目倒是适合,早警告你了不听!”“那我也得掰过两个老王啊!”“好了,别委屈的像个没娘的孩子,放开点吧,没听说嘛,不会丢单的业务员不是好业务员。”“可也没见谁被玩的连投标都不知道啊?”李庆龙嘟嘟囔囔,吴迪又气又笑,每年公司起码有五分之一在跟的项目投标没有买标书,有真不知道的,有被人玩掉的,有故意放弃的,有把单子倒走的,业务这潭水混着呢!就这数据,在同类公司中就算好的不得了的了,其他的公司更过分,挑项目做,从上到下参与围标,卖信息,什么龌龊事都有。“不开心就跟我跑两个项目吧。”“成,跟老前辈学习,有前途,走老前辈的路……”“是不是让老前辈无路可走啊?行,有股子混劲,做业务嘛,就要这样,不怕不怕啦,我不怕不怕啦。”一周无事,吴迪给老袁头打了几个电话,和他沟通了一下价格等问题,老袁头让他看着弄,中标价一定控制到二百以下。同时还告诉吴迪,大河公司在他们那闹呢,想要补一份标书,被他打发到招标公司去,招标公司没甲方招呼,怎么敢开口,给大河讲了半天招标政策。大河不服气,找到了二机厂的一把王大力,被王大力骂了个狗血淋头,老袁特提气,“你说现在这些人都怎么想的,想钱想疯了了吧?你不知道,上回还有个混蛋公司直接找我女儿的。我准备在下次参加系统内基建会议时提一下,这种不讲规则的公司趁早封杀算了。”吴迪默默地在心里替公司默哀:“我知道,可我阻止不了。”老袁明显很兴奋,“我把那公司领导诳来骂了一顿,你不知道,看他们那脸色,我那叫一个舒心。王大力更厉害,把我、老李、老田、纪委的人都喊上,整了个大会议室清空,就留下两排桌椅,跟三堂会审似的。老王损人都不带脏字的,听听,欢迎啊,这么支持我们项目的厂家我们热烈欢迎。什么,没买着标书,没买着标书你们找我干嘛?招标过程中有猫腻,纪委的同志在这里的嘛,我们厂不搞一言堂。什么?没猫腻,没猫腻你找我们干嘛?给你个机会?年轻人,我们厂不生产这东西。回去领导要开你?换我也差不多,跟了两年,标书都没赶上趟。我们厂有一小子标书上少盖了一个章,被我打断了一条腿,在家趴着呢,要是敢漏了标书,哼哼。小同志,这招标公司、纪委、基建、采购、工程都在这呢,本来我以为他们谁有问题,正准备借此搞个整风运动呢!好嘛,为了你一个失误,浪费了我们大家时间不说,还想让我们大伙犯错误,你这不是坑人吗?行了,回去吧,告诉你们领导,以后可不能再干这种缺德事了。”吴迪听的哈哈大笑,问道:“还真把业务员的腿打折了?”“可不是。那年老王自己儿子投标忘盖个章,本来谈好的项目,愣被对手咬丢了,七个多亿啊!一串的人都受了处分,他儿子作为直接责任人被他打断了一条腿,他老婆为这事闹离婚都闹了半年。”“我靠,老王好同志啊。”“这两年骂老王的人也多,说什么的都有,可人无完人,要是没老王,这厂子多半早垮了。”周四核对了价格,吴迪就让赵浩然封标了,周五的开标波澜不惊,就是召集厂家念了一下价格,连展示企业的机会都没给。不出所料,控制外那两家的总价报在了三二六上,最后均价一九六万。下午就来通知让去拿中标通知书,吴迪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下来了,一九八万,扣去拿货,费用、税费、质保,到手六十万,相当于他干好几年了。欧家一直没有消息,他有点担心,可硬是忍着没打电话。算着再有一个多月就能收到二机厂的钱,该考虑考虑买个砖砚了。钱不够用,极度的不够,尤其是他惦记上了靠山屯那些孩子,还有卢校长老两口。不知道为什么,吴迪有些抵触使用无字天书去做项目,可能是在那上边显示的太红果果,也可能是欧豆豆的事让他有点害怕。他怕长此以往,他会失去做业务那种热情,每次都直奔主题,会失去很多乐趣,很多朋友,长此以往,没有了天书,他将失去生存的能力。可是,他需要钱啊。这几个项目也就算了,以后决不能滥用天书的能力,须知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周末潘家园人格外的多,吴迪有点后悔,应该先上琉璃厂摸一下底再说。周末潘家园是允许摆地摊的,很多包袱斋上的东西就是吴迪这个菜鸟也能一眼看出是假的来。殊不知,人家针对的目标是那种似懂非懂、存心捡漏的爱好者,他这种菜鸟,反而是最不好骗的一种,因为他们往往拥有无产阶级敢于怀疑一切、否定一切的优良品质。路边还有几个卖活物的,一般都是那种怪头怪脑的甲鱼,配上个河道清淤、鱼塘翻新的故事,就整出一段千年王八万年龟的传说,吴迪不知道东西叫什么名字,不过他一看外形就觉得可怕,用潮点的话讲,那不是他的菜。转来转去,来到一古香古色的店面门前,一抬头,明堂斋,呵呵,这不是稳压罐他们家店吗?因为跟他卖的设备有关,吴迪对稳压罐这个名词特别的敏感,再加上明堂两字也比较响亮,他们赵经理就经常爱整一句,搞什么名堂!两者结合,想忘也难。随便转转也能转到这儿,看来真是有缘啊。相比街上的人流,店里要清净的多,但也有三四波人在看货,但相对于近百平米的店面来说,就显得有点冷清了。吴迪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角落里看报纸的温亚儒,主要是他那胡子太显眼。温亚儒抬眼看了一下,就接着和报纸较劲去了,显然没有认出他来,或许早忘到脑后也有可能。一个伙计匆匆跑过来,招呼了一句,又匆忙的去招呼他的那群老外客户去了。看着几个伙计都忙着,正合了吴迪的心意,他买东西,最烦身边有个人在不停的唧唧歪歪,更何况今天只是来看看。吴迪站在一个玻璃柜前,里边共有三排瓷器,第一排应该是青花,就是不知道是工艺品还是老东西,第二排应该是粉彩,看着像有点年头的,第三排好像是叫珐琅彩什么的,颜色很鲜艳,尤其是那红色,太漂亮了。吴迪不住的点头,不是称赞物件好,而是夸奖自己厉害,要是让人知道自己这个一本古玩着作都没接触过,一件古玩真品都没见识过的古玩小白竟然能认出三排瓷器来,一定也会夸他不简单,有潜力,说不定是天才……běi 精地界邪,说曹操,曹操到,正美着呢,马上就有凑趣的来了,“先生好眼光,这些青花虽然是本朝的观赏器,可也都是知名窑口出的,着名制瓷大师的手笔,全是限量版。粉彩里有几个晚清的老物件,这珐琅彩描金缠枝花卉蒜头瓶可是个老仿的真物件,您老看上哪样,我给您拿出来您上上手?”小伙子是个业务高手,随着吴迪的眼光一路介绍,言语中虚虚实实,坦然承认有现代工艺品,又主动说有仿制品,很容易获得客户的好感。吴迪用专业的眼光对人进行了一番评价后,决定给他个机会,自己也享受一回当甲方的感觉。“我主要是想看看砚台,买一个送人,你可给我保真呦。”吴迪打量了一眼小伙子,判断出他最多信了三成,不禁笑了起来,这年头假话听多了,真话都没人信了,也罢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的走一番过场吧。“哎呦,那您老可没找对正主,我们这主营瓷器和玉器,不过,也有几方精品砚台,都保真,您老移步过去赏赏眼,说不定合了眼缘呢?毕竟您老进了小店,这也是一场缘分。”舒畅!看人这业务做的,自曝其短,先抑后扬,保真不保老,玩古玩可不就讲求缘分?高手啊,比城墙还高,早就该来学习学习了。
正文 第十二章 君子爱财
鉴宝天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