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柳暗花明

“掌柜的,我不打算继续再留在这里了。”

这人话语说完之后,立即有一个矮胖的男子上前,脸上略带踟蹰的说了类似的话:“是的,掌柜的,我也打算离开了。”

“好,你们想另谋他路,我也不拦你们,想走的都走吧,也不用给我说了。”刘元一脸烦躁的,挥了挥手说道。

当一炷香的时间之后,店里余下的伙计们都收拾好了东西离开,偌大的客栈里已经是人去楼空,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人。

店内响起一声悠悠的长叹。

刘元,字天命号风流,大魏皇朝人氏,如今是晴川县一家客栈的掌柜。

然而就在七天之前,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便是元御阁人,却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。

元御阁始建于当朝太祖太宗皇帝,司职江湖纷争之事,逐步强大,至今已有数百年。

尤其是阁内四大元使,真名已无人知晓,名号却十分响亮,分别为:斜眼、歪嘴、缺胳膊和少腿。

江湖也更加鼎盛,即使有元御阁的控制,仍旧屡屡出现侠以武犯禁的事情。

当今圣天子雄图伟略,岂能容自己掌控的土地上,有如此多不服王道教化的百姓。

初登大宝后不过两年便着手对整座江湖下手了,铁骑十万马踏天下,兵锋所向流血漂橹。

七帮十六派,南道宗剑阙山庄,北有佛门和菩萨蛮,还有小莲花山,魔门,七星洞等等高门大派鲜有幸免。

要不就归顺朝廷,成为类似元御阁一样的朝廷爪牙,例如一向与道宗不对付的紫薇山。已是整个归顺,山主获封羽衣卿相。

但凡有不顺服者,直接丧命,就连各大派掌门高手也未能逃过一劫,各大派武林秘籍内功心法,更是被付之一炬。

见机快的江湖十大高手,往深山老林里一躲,潜修隐匿逃过一劫。此事必将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已有史家称其为——焚书灭侠。

自此事过后,江湖的确是太平了不少,因此元御阁几乎也用不上了,被圣上雪藏了起来。

例如刘元这样的无名小卒,连天地玄黄四级都算不上的,学的三脚猫功夫,不过是承蒙祖上阴德才能留在元御阁的人,自被遣散回家。

刘元的父亲刘关张,乃是元御阁地级御使,却在处理一起江湖之事时,再也没有回来过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既然没有看见尸体,在刘元的心中,是相信自己的父亲必定没事的。

然而一年年的过去,都没有父亲丝毫的消息,直至如今离开元御阁,他的心也是越来越沉。

离开元御阁,没了朝廷的俸禄,刘元依然得活下去,他记得父亲在老家还留有一家客栈。

便带着父亲这些年留下的积蓄,加上朝廷的遣散费,一共两百两银子,再加上自己的多年积蓄,合计两百两又一文钱,回老家去了。

凭他刘元一个人,三脚猫的功夫,连内力也练不出,就是踏遍千山万水,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父亲。

而天底下消息最灵通的地方,一个是青楼,一个便是客栈了。所以刘元怀揣着雄心壮志,回了老家,打算开一个大魏皇朝最红火的客栈。

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,先是在路上自己的银子被小贼给偷了一多半,接着发现客栈的情况也是岌岌可危。

本来的账房先生,因为涉及一起投毒案,现在还在大牢里关着,刘元用可怜的银子,勉强维持了三天。

伙计们看跟着他这个掌柜的也没有前途,连月钱都开不起的客栈,谁还愿意留下来,所以都在今天决定离开。

福无双降,祸不单行,屋漏偏逢连夜雨,刘元走在客栈二楼的木楼梯上,一瞬间心里就闪过了这些话语。

父亲留给他的这家客栈宽敞,设施也齐全,总共有三层楼,还加个大后院子,一层更是有左右两个大堂。

然而先前的投毒风波,再加上客栈那些没有吸引力菜式,哪儿还有生意,现在连唯一的厨子也走了。

想不到今后该怎么办的刘元,打算去三楼的库房里看看,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。

有些时候刘元也在想,他爹既然叫关张,为什么要置办个客栈的产业,忒不吉利了。

这间库房的钥匙,只有他有,也不知多久没有进来人了,刘元一推开屋门,扑面而来的沉闷气味,再加上迷蒙的灰尘,让他连连挥舞着衣袖,嘴里不断呛声咳嗽。

待到尘埃落定之后,刘元踏步走了进来,轻轻将屋门关上。

屋内空旷,不过是摆了满地的大小箱子,都没有上锁,刘元随手打开了最左边的一个。

果然,空空如也的箱子,击散了刘元先前打开箱子看见满满银子的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顺次又掀开了第二个箱子,“咦,这是什么?”刘元嘴里轻咦一声,只见长方形的箱子内,一摞纸张的上面放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吊坠,正微微闪烁着红光。

“别还是个宝石吧。”刘元眼睛一亮,将吊坠拿了起来。居然是温热的,刘元心里一动,仔细打量起手里的东西。

只见吊坠形状的确奇怪,像一艘古怪的小船。

突然吊坠在手里有越来越热的趋势,刘元拿捏不住,嘴里嘶的一声,将其丢在了空地上。

吊坠落地之后,在刘元震惊的眼神中,开始逐渐膨胀越来越大。

直到一人大小之后才停止,刘元大张着嘴,瞪着铜铃大的眼睛,痴痴呆呆的看着眼前放大版的吊坠。

仍旧是通体碧绿像个小船,下半部分的船身上刻了繁复的花纹,上半部分是个透明的弧形挡板。

“他奶奶的,这到底是个啥嘛!”刘元震惊之下,口音里方言夹着官话,搓着双手,来回的绕着小船打转。

“请在三分钟内进入生态舱,三分钟后自动关闭。”

“你还会说话!”刘元吓的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,双脚一蹦退出三尺以外,摆好防御姿态,谨慎的打量着眼前这玩意儿。

“请在三分钟内进入生态舱,三分钟后自动关闭。”冰冷的女声再次响起,这次刘元听清楚了。

“你让我进去?”刘元迟疑的伸手指了指这玩意儿,又指了指自己,然而这货没有反应。

刘元不知道这玩意儿说的三分钟是多久,但他不是一个胆小的人,“当小爷我怕你不成。”嘴上说着,刘元跨步就朝这玩意儿走了过去。

试探着迈出一只脚,第二只脚也站了上去,然后脑袋让开那小半个弧形透明挡板,整个人躺了下去,嘴里喃喃自语:“我还没死呢,咋像躺棺材似的。”

咔的一声轻响,没有给刘元任何反应的时间,弧形挡板迅速往前一伸,便将他整个人锁在了里面,整个小船封闭起来。

“你这是给我盖棺呢。”刘元苦笑不得说完这句后,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,眼皮越来越重,彻底闭上了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,当刘元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特别真实的梦,梦里自己站在善缘客栈的大堂,周围的场景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是有些暗淡。

他有些僵硬的迈了一步,脑海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:复制场景成功,抓取人物成功,演绎人物背景,开始!

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,刘元眼前的空气中凭空浮现了一行又一行的文字。

文字一个个的跳出来,只见其上写到:大魏皇朝...江湖腥风血雨...建元御阁...魏武帝马踏天下...史称焚书灭侠。

看到最后刘元脱口而出道:“你奶奶的,这不就是当今圣上嘛。”
第一章 柳暗花明
混迹江湖开客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