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不务正业的九皇子


天运大陆,赤云国皇宫之中,皇帝洪文清的书房玄清阁内。

“陛下,”一名护卫匆匆来报:“外出云游十二年的国师回来了,现在正在玄阳殿内等候陛下。”

“哦?国师回来了?”听到护卫的话,皇帝洪文清先是一愣,随后放下手中的奏折,起身笑道:“通报一声,说朕就到。”

洪文清,赤云国第十八任皇帝,生的方面大耳,相貌堂堂,尤其爱民如子,深受百姓爱戴,算得上是治国有方的一代明君。

“是。”护卫接令,这就准备离开,不过走之后忽然顿了下,随后道:“对了,陛下,除了国师大人以及他的女儿云彩箫小姐之外,还有名年轻人。据属下暗中打探,此人据说是雷音阁二长老叶飞鸿之子叶晋宁。”

“雷音阁二长老之子?”洪文清皱了皱眉,随后轻轻挥了挥手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护卫下去后,洪文清想了想,不选龙袍,反而特意穿上一身便装,之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,喃喃道:“国师云游十二年,如今回来,莫不是因为那个婚约?恩,按照年纪来算,想来应该是了。只不过,这个雷音阁二长老的儿子,又来做什么?”

……

玄阳议事大殿之内。

“哈哈,十二年不见,国师风采尤胜往昔,想必武学又有进境,可喜可贺啊。”皇帝洪文清一进议事大殿,第一眼看到殿内一名青袍男子,立时便急行两步,两人双手相握,哈哈大笑,洪文清道:“这一别十二年,可真是想煞我也!”

那中年男子手中一把鹅毛羽扇,头上两尺青巾,颌下三绺长须,生的仙风道骨,顾盼之间极有气势。

能叫洪文清这位皇帝如此对待,此人正是赤云国护国武神,云圣轩!

“陛下客气。”身为护国武神,云圣轩与皇帝洪文清之间的关系一向极为良好,向来平起平坐,也不意外,微笑道:“此番云某云游归来,实是为了小女彩箫的婚事而来。”

果然!

听了云圣轩的话,洪文清当即向之前一直站在云圣轩不远处的一名少女看去。

那少女穿着一身淡绿色的长裙,大约二八年华,一双似水的眸子,灵光闪动。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。玉手十指纤纤,柔若无骨,轻轻的握着一支通体碧绿的玉箫。一头及腰青丝随风舞动,仙子般神彩脱俗。

“云彩箫,见过陛下。”眼见洪文清望来,少女当即行礼。

绝美的人,绝好的出身。

正是护国武神云圣轩唯一的掌上明珠,云彩箫!

“哎呀,这十二年没见,彩箫居然已经出落的如此美丽!”洪文清之前就注意到了这绝美的少女,此时听她确认,越发欣喜,笑道:“大家都不是外人,叫我叔叔吧,这样显得亲近些。”

云彩箫轻轻的“恩”了一声,算是答应。

云圣轩两人寒暄完毕,洪文清最后看向那名护卫口中的年轻人,微笑着问道:“这位少侠是……”

听得洪文清问起,年轻人赶紧抱拳行礼:“六大正统之一,雷音阁蓝月山脉部座下二长老之子,叶晋宁见过陛下。”这叶晋宁生的仪表堂堂,剑眉星目,一身白衣如雪,端的一副好卖相。只不过他虽然是在向洪文清行礼,可是眼神却不时偷偷看向云彩箫,行为诡异。

“恩,英雄出少年,不错,不错。”叶晋宁的眼神被洪文清看在眼里,瞬息之间洪文清便明白过来,他眉头微微皱了皱,不过很快舒展开来,轻轻点了点头,同时心中却暗道:“彩箫幼年便因为天赋极佳,送往六大正统之一的雷音阁修炼,如今她回来,却跟来了这么一个人,看样子今天的事情,怕是没那么简单。”

“呵呵,陛下,”如今人已见过,云圣轩羽扇轻摇,小声提醒道:“按照当年的婚约,不知九皇子,可还安好?”

赤云国,每任皇帝,与当代护国武神,必须要结成婚约,用以拉近双方之间的友好关系。

如果护国武神选的是男,那皇帝这边,便选一公主下嫁;而若是护国武神这边是女,那皇帝这边,则要选一名皇子迎娶此女过门。

本任护国武神云圣轩膝下只有一女,故而,洪文清便需要选出一名皇子来与之成婚。而这名被选定的皇子,正是与云彩箫年龄相当,最受洪文清疼爱的九皇子,洪小宝!

之所以叫洪小宝,是因为九皇子出生时身子骨相对单薄,又是最小的宝贝疙瘩,所以起名小宝,意思是希望他像传家宝一样坚挺——说起来,这个名字还是当年云圣轩亲自取的。

“唉,我家小宝这孩子,”提起自己这个最疼爱却也是最叫人头疼的第九子,洪文清也是有些郁闷:“他一天倒是挺开心的,就是有些不务正业,叫人头疼。”

“哦?不务正业?”听了这话,云圣轩顿时皱眉道:“莫非当年我留给他的那部《流云鹰爪功》,他一直都没有修炼?”

洪小宝体质弱,云圣轩是知道的,他出游前特意留给洪小宝一部功法秘籍叫他修炼,以便叫他强身健体,可是听洪文清的话,这功法,他没练?

“唉,一言难尽啊,”洪文清长叹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国师还是与我一道,先去看看再说吧。”

这是怎么回事,看样子事情好像不大对头。

云圣轩与女儿云彩箫对视一眼,一起点头:“好。”这就出门,前往九皇子所在的玄霄阁。一路上,叶晋宁紧跟云彩箫身边,洪文清看在眼中,心下已经了然。

结果刚一进玄霄阁的大门,就看到无数的仆人拿着铁锹铲子一路飞奔,与此同时一阵恶臭味传来,洪文清等四人扭头看去,居然看到几名仆人推过来一辆粪车!

一向仙风道骨颇有点飘飘乎羽化登仙味道的云圣轩直接就看呆了眼:“什么情况?”

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,一进门就看到这么个情况,四人反倒不着急了,洪文清制止了欲要请安的仆人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随后跟在后面,看看这到底是在搞什么玄机。

一路前行,很快,四人就听到一把略微有些年轻的声音响起——

“诶,手脚一定要仔细点,都听到了吗?这可是最关键的一步,不能有半点差错!”那声音听起来大约二十来岁,虽然不算低沉雄厚,可是听在耳中倒也挺舒服,洪文清笑道:“小宝这孩子,不知在搞什么,我们且先看他一看!”

云圣轩和云彩箫也是好奇,叶晋宁则勾了勾嘴角,扯出一丝不屑的笑意。三人跟洪文清一起忍住臭味,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偷偷观看。

这里地处玄霄阁的后院,周围绿树葱葱,小桥流水,风景极佳。而九皇子洪小宝,则正指挥着仆人们在地下挖着什么,边上还放着不少的铁管、陶瓷片、木头之类的器物。最奇妙的是,就在洪小宝的不远处,还摆着一个奇怪的白色陶瓷造就的东西!

那个东西有着一个椭圆形的口子,下面是底座,后面还带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,不知何用。

不过很快四人就知道了。只听洪小宝说道:“都小心些哈,这可是我新研制出来的马桶,很金贵的,陶瓷做的,别碰坏了!”

马桶?那是什么东西?

强忍住心中好奇,洪文清四人继续偷看。

“对对对,就这样,继续挖,恩,再挖深点,大点,要直上直下的!”洪小宝继续指挥,却不想仆人们正挖着呢,忽然一名仆人大声道:“九皇子,我挖出来一个东西!”

洪小宝好奇道:“什么东西?给我看看!”

“在这呢。”那仆人赶紧把挖到的东西交到洪小宝这位九皇子的手上。东西很脏,上面沾满泥土,洪小宝也不介意,伸出袖子直接擦了干净,之后终于看到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手镯,上面镶着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一共九个颜色的玉石,那玉石上还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雾气,摸在手里还有些暖暖的,非常神奇。

“好东西!”洪小宝大喜,直接把那串珠子戴手腕上,笑道:“每人赏二两,回头自己去领!”

众仆人大喜:“谢九皇子!”然后继续开挖!

这一挖就足足挖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大坑挖好,九皇子先叫人把里面用大约六尺左右长短的陶瓷片垫好,然后下管埋土,再之后把粪车推来,洪小宝掩着鼻子叫仆人把粪车里面那恶臭的便溺之物全部倒了下去——这一下场上更臭了……

这些活干完,之后就是上板固定,最后又把马桶固定好,一阵微风吹过,总算一切搞定。

“小宝,你这鼓捣什么呢?”眼看这时候仆人已经开始在周围盖小房子,洪文清四人这才走出来,洪文清指着那个马桶,问道:“这东西干什么的?”

眼见父皇来问,洪小宝嘿嘿笑了笑,有点不好意思,答道:“这东西我管他叫抽水马桶,可有用了呢,去茅厕的时候只要坐在这上面方便,等方便完了,一按这开关,这后面水箱里的水就流下来,然后就冲干净了,很实用的!”

“你鼓捣这么半天,就是弄了个茅厕出来?!”洪文清四人全部都惊呆了!

尤其是云圣轩和云彩箫,更是听的目瞪口呆!叶晋宁则是扭过身去,肩膀不住抖动。

这九皇子之前洪文清就说他不务正业,现在看来,还真是!

“啊,当然,不光是茅厕,”洪小宝非常得意,道:“这是我的一项新发明,我管这个叫沼气池!简单来说,就是当这些……恩恩,黄白之物在这便池里发酵之后,会产生一种气体,可以用来点火造饭用的,方便,环保,非常好用!”

云圣轩已经有点听不下去了——不好好练武,搞这些有的没的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有用?

“恩,小宝啊,”云圣轩上前一步:“我当初留给你的那部《流云鹰爪功》,你可曾习练?”

“您是云伯伯?”看到云圣轩,洪小宝急忙上前见礼:“云伯伯,好久没见啦!您给我留的功法,我是一定要练的呀!”

“那练的如何了?给我使来看看?”云圣轩急问。

“啊,那怕是不行,”洪小宝满脸不好意思的回道:“练是练了,就是没练成!”

这时候一旁的云彩箫都有点听不下去了,皱了皱眉,扭过身子。叶晋宁则“嗤”的一声笑了出来,凑到云彩箫耳边,小声道:“看来你的这未婚夫,果然跟传说中一样,不只不务正业,还是个废材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新书新气象,新书上传啦,洪家小宝哥华丽登场!

豪盟的兄弟们,你们可还在否?

新的征程开启,还可否陪我一起乘风破浪,披荆斩棘?!

求收藏,求推荐,求打赏,求十分评价票!新书求一切支持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另外推一下完本老书《重生之神级败家子》,均订破万作品,质量保证,书荒可看。
第一章 不务正业的九皇子
九重神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