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章 围点打援

蒋惊天隐藏在阴影当中,继续在街道蹲守,等待下一波救援的来临。他猜的果然没错,这个老生并不是一个人来的。这么长时间,城镇里连点动静都没有,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两个老生,就也摸了进来。蒋惊天躲在阴影中,寻找出手的机会。这两个老生的修为也不高,都是黄阶一品。两人分开两路,在城镇里搜寻。这下正给了蒋惊天机会。他一个闪身就出现了一个老生的身后。挥手如刀,正敲在他的脖子后面。“谁?三江,你出什么事了吗?”另外一个老生,闻声而来。蒋惊天则侧步速退,隐藏在附近的阴影当中。就在那个老生冲向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的同伴的时候。蒋惊天突然从阴影中扑了出来,一掌将其击晕。被关起来的人越来越多,千秋雁这里堆积的财富也越来越多。只是这些可以用来兑换功勋的材料,就抵得上两人一个月的苦功,何况还有一万多的赤晶币。足以弥补两人这么长时间的损失了。蒋惊天将两人送进了城,自己则又回到了这荒弃的城镇。千秋雁和塔木的气是出了,自己的仇还没有报。他还要继续蹲守。天光大亮,第二批救援的人来了。看来这帮人是想动硬的,一个个持刀荷剑,丝毫没有交赎金的意思。一共来了四个人。一个黄阶四品,两个黄阶二品,一个黄阶一品。这个黄阶一品的还是蒋惊天的老熟人,胡震。没想到一个月没见,他又突破了。这四个人倍加小心,始终保持着队形,一刻都不肯放松。蒋惊天也找不到突袭的机会。既然偷袭不成,他索性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。“是你!”胡震一眼就认出了蒋惊天。“呵呵,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”其他三个人疑惑的看着胡震。“认识?”“他就是蒋惊天。”黄阶四品的吕方,嘿嘿一笑,对胡震道,“运气还真好,在这里遇到了他,也省得咱们四处去寻。今天要是把他废了,老师肯定不会亏待咱们。”胡震也想借他人之手,报当日之仇,便添油加醋道,“我看咱们的人,八成也让他给抓去了。”“快点把我们的人放了。”蒋惊天一努嘴,满脸的不削,“都在关在那间屋子里,有本事就自己去救。”黄阶二品的沈括文,闻言冲了上去。“大家一起上,废了他。”吕方鄙视的看了胡震一眼,“就这么一个黄阶一品的小子,就给你吓成这样。沈括文对付他足够了。”蒋惊天自然不会手下留情。这四个人中,只有吕方可以对他构成威胁。如果联手蒋惊天还真要小心一点,现在只上来一个黄阶二品的,根本不是一合之将。蒋惊天连巨阙都没有用,瞅准时机闪电出手,一把就抓住了沈括文的手腕,然后用力往怀里一带,屈膝上抬,正顶在了他的小腹上。沈括文疼得满地打滚,蒋惊天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,罡气顺着脚掌侵入体内,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他的五脏六腑。只见他一口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,就晕死了过去。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,虽然胡震早就猜到沈括文会败,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,连一招都挺不住。“一起上。”胡震再次提议,但却被吕方制止了。他话音刚落,沈括文就被击败,此时他的面子已经有些挂不住了。所以打算亲自出手,将蒋惊天废掉,挽回自己的颜面。胡震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没底,但吕方在这个四人小组积威甚久,再加上自己的实力又最弱,所以也不敢出口反驳。仓朗一声,宝剑出鞘,寒光闪闪,日光反射到脸上,一片炽热。蒋惊天这些日子在铁匠铺也没白呆,一眼就看出了这柄长剑的深浅。虽然只是黄阶神兵,但不也是蒋惊天**可以匹敌的。对战起来,还需要倍加小心。吕方的气势要比蒋惊天稍强一些,但斩出的剑华明显不够凝实。蒋惊天横剑硬挡,被强横的罡气击退了半步。吕方紧步上前,还想抢攻。蒋惊天怎能给他这个机会,只见他以掌心为轴,将巨阙在面前旋转了一圈,就封住了吕方前进的方向。吕方前路受阻,只能向后一退,准备跳出战圈,再寻战机。就在这时,蒋惊天一翻手腕,一剑就斩了下来。吕方在蒋惊天以剑格挡的时候,就发现他手中巨剑并非凡品。所以这次他也没敢硬接,而是以剑侧击,采用驭力之术,想要将蒋惊天的剑势带歪。趁着他重心不稳的时候,痛下杀手。可他没有料到,蒋惊天此剑为虚,就等着他拨开巨阙,好趁机出拳。一个青色的拳影骇然而至,正打在了吕方的胸口上。吕方并不是没有想到这招,只是他和蒋惊天之间足有三丈距离,就算是以他的修为,也不能将罡气轰击的那么远,何况是一个黄阶一品的小子。“张志,一起上。”见吕方吃亏,胡震再次想一拥而上。“都给我退回去,这是我的战斗。”吕方连滚了三个跟头,终于稳住了身形。他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拄着长剑。此时分明已经急怒攻心,失去了理智。“小子,是你逼我的。”吕方长出一口气,倒提长剑,拔地而起。伴随着一声狼吼,一个苍狼的虚影浮现在吕方的身上。这就是陈锋的成名绝学,苍狼七式。虽然只是黄阶武学,但招式阴狠毒辣,威力已经紧接玄阶武技的层次了。没想到吕方竟然练成了第一式。苍狼出洞。凛冽的剑气,带起了四周的风沙,刮在脸上,隐隐作痛。蒋惊天不敢小觑,将巨阙插入地面三尺已做阻挡。巨阙将蒋惊天整个人都遮挡住了,吕方就想当然的认为,他要硬抗这记攻击,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。蒋惊天其实也很无力,他现在所掌握的武技,只有巨阙剑诀第一式,惊雷。只是他现在的修为还不够,如果冒然运用,遭到反噬,就又得在床上躺一个月了。不能硬拼,只能智取。蒋惊天以二指抵住巨阙的剑身,仔细的感觉着天地间罡气的波动。就在一股巨力,刚要透过剑身传过来的时候。蒋惊天果断收回手指,失去了巨阙的束缚,罡气汹涌的奔腾了起来。巨阙向后倒去,所产生的阻力要比吕方预料的小得多,身体一个趔趄,就向前倾去。吕方招式已出,现在想要变招已然是来不及了。蒋惊天从巨阙侧面闪出,趁吕方失去重心,挥拳猛击。蒋惊天这拳含劲未发,直到一拳命中了吕方心口的时候,罡气才骤然爆发。狂暴的罡气肆无忌惮的摧毁着吕方的心脉。蒋惊天一拳之后又是一拳,拳头如潮水般砸向吕方的胸膛。吕方大口的吐着鲜血,身体抽搐了几下后,就躺在地上不动弹了。蒋惊天又锤了几拳,见吕方死透了,便停下手来,看着其余的两个人。胡震的反应最快,调头就跑。蒋惊天飞掠而来,顺道一脚,就把站在那里发呆的张志踢死了。蒋惊天的速度又怎么是胡震能够比拟的,呼吸之间就追赶了上来。“饶命啊,不要杀我。”胡震见自己跑不了,就转身跪了下来,砰砰的给蒋惊天磕头。像只狗一样,摇尾乞怜。蒋惊天轻身落在胡震的面前,“谁说我要杀你了?”胡震愣愣的看着蒋惊天,“你不杀我?那他们.”“他们是他们,我还要留着你,回去报丧呢。”说着蒋惊天一脚踢在了胡震的气海上,胡震的气海整个被踢爆了。罡气在体内四处乱窜,修为一降再降,最后溃散于无,这次他是被蒋惊天彻底废了。蒋惊天将胡震身上的财物取走之后,就不在理会他了。这四个家伙不愧是老生,财产颇丰。其中要数吕方最为富有,竟然还有七个橙晶币。在搜刮财物的时候,蒋惊天还顺道,将沈括文的脑袋踩爆了。这不能怨别人,只能怪他们交友不慎,和胡震混在了一起。胡震清醒过来的时候,蒋惊天已经走了。他也顾不得同伴的尸体,仓皇的往荒武学院的方向逃窜。他身受重伤,幸好被在附近执行任务的学员发现,把他送回了荒武学院。得到胡震重伤的消息之后,陈锋立马前来看望。看着自己爱徒气海破碎,从此成为了废人。他雷霆震怒。等胡震将事情的原委,添油加醋的和他说了一边之后,陈锋一口气没上来,就被活活气晕了过去。等众人把陈锋抢救过来以后,他立马召集自己在学院的所有学生,亲自带队前往大荒城外的废弃城镇。发誓要将蒋惊天碎尸万段,为自己死去的徒弟报仇。废弃城镇一片狼藉,很多学员都目不忍视。地上的尸体被荒漠里的野狗和秃鹫争抢,现在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了。
正文 第七章 围点打援
剑傲天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