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报复前夕

bet366下载第九章报复前夕宋青书心中寻思着,张无忌武功盖世,又是明教教主,明教能在西域与蒙古分庭抗礼,可见声势庞大,自己如今废人一个,又没武功,又没权势,怎么报仇?一时间无力感散布全身。不过周芷若时而传过来的娇嗔浅语,仿佛战鼓一样,一点一点激发着他的斗志,宋青书慢慢平静下来,理清了思路。经脉断了,想办法修好就是,先前倚天剑屠龙刀里面的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,自己大致都还记得,再加上对这个世界里武藏的熟悉,想必练成绝世武功也不难,然后再找到那几处宝藏,当今天下大乱,很容易就能拉起一股势力,最后再与张无忌一决雌雄……当思路越来越清晰过后,宋青书心情反而慢慢平复下来。他也想过暗中通知赵敏过来抓歼,不过想到周芷若都能答应二女共事一夫,难保赵敏一时冲动,也行同样故事,到时候自己反而被暴露出来,他们三人必定容不下自己……想想都不寒而栗。第二天,当着众人的面,张无忌遗憾地宣布自己对断掉的经脉无能为力时,周芷若还有些担心宋青书会失态,但是没想到宋青书反而很镇定地喝了一口清茶,平淡得说道:“天意如此,宋某怪不得别人,这段时间麻烦张教主了。”这下连赵敏都有些惊讶地打量了他一番,宋青书淡淡一笑作为回应,心中却惊涛骇浪,不停完善着自己日后的报复计划。这就是前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练就出来的一身本事,除非是胜负已定,不然他绝不会提前暴露自己的怨怼之心,让对手早早起了防范之心。闲聊一阵后,因为西域战事吃紧,张无忌不得不率领一行人提前离去,周芷若吩咐着弟子收拾行李,也踏上了返回峨眉之路。“掌门最近似乎变得愈发漂亮了也。”两个年轻女弟子一路上由衷地拍着周芷若马屁。之前周芷若美则美矣,但是眉宇间总有一股阴郁之色,教人看了有些害怕,如今嘴角随时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,相比之下,的确比之前更为明艳几分。“芷若天生丽质,当然会越来越美了。”宋青书轻轻拉着周芷若的小手,深情地看着她。感受着她滑嫩的肌肤,心中却在冷笑,弟子们不知道原因,他可是一清二楚,这几日周芷若每天得到张无忌九阳真气滋养的精华灌溉,当然更加妩媚动人了。因为有弟子注视着,周芷若也不好意思直接将手抽回来,毕竟人家是自己夫君,只是心中有些不耐,眼神渐渐开始变得冰冷。宋青书觉得差不多了,也就放开了她的双手,优哉游第九章报复前夕哉地坐在马车上养神起来。经过大量推衍,这两天下来他心中早已有了计较,虽然重续经脉的希望不大,但总要去尝试一番才甘心。天下四大神医,平一指和薛神医想来跟胡青牛在伯仲之间,张无忌既然没办法,他们应该也没什么办法,剩下的只有最神秘的毒手药王了,何况他那里还有个未来的杏林圣手程灵素,想来想去,只有他那里希望最大。如果一切顺利,治好了经脉,自己苦练武功就去将那些神功秘籍,还有宝藏取出来,一切按计划行事,要是不幸真的无法医治,大不了不学武就是,人家韦小宝还不是什么武功都不会,照样混得风生水起,自己前世也是一步步爬上去的,这辈子没理由不行啊!宋青书是一个坚毅不拔的人,除非死了,不然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微小的希望。已经做好了不辞而别的准备,不过临走前,得在有些人身上收点利息,想到这里,宋青书眯着眼睛打量了周芷若的背影一番。坐在前面的周芷若突然觉得浑身起了一丝鸡皮疙瘩,不由得将衣服紧了紧。入夜过后,一行四人在一个小镇上找了一家客栈,用过晚饭过后,两个女弟子很识趣地回房休息了,周芷若秀眉微皱,跟着宋青书进了自己房间,见房内只有一张床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宋青书沿着她的目光,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笑着说道:“芷若,今晚你自己睡床上。”“那你呢?”周芷若没想到宋青书这么上道,心中一暖,想起宋青书一直对自己彬彬有礼,哪怕成亲过后也没做丝毫逾越之举,想着自己背着他和张无忌的约定,脸上顿时飞起两团酡红。“我打地铺好了。”宋青书奇怪地看了她脸颊一眼。“那怎么行?你伤了筋骨,地上寒气太重,会留下病根子的。”周芷若的话让宋青书一暖,看来她还不是全无良心。“不这样怎么办。”宋青书瞟了一眼仅有的床,意思很明显,“要不我们挤挤算了?”“这怎么行?”周芷若的头立马摇得像拨浪鼓一般,如果说没和张无忌有定下白首之盟,也许周芷若念在夫妻一场也就同意了,反正各盖各的被子,自己武功远胜于他,也不怕他起什么坏心思。不过和张无忌有了约定过后,她下意识十分抗拒其他男子,哪怕宋青书是他的丈夫也一样。宋青书苦笑一声:“你不用担心,我去找店家多拿几床褥子铺在地上就好。”想到终有一日自己会抛弃他,成为他最恨之人的妻子,周芷若本来就有些内疚,听他第九章报复前夕这样说,连忙起身:“你伤还没有好,坐着休息吧,我去拿。”说完就急匆匆出门而去。店家见是一个天仙似的姑娘来借褥子,心花怒放,非常热情地给她拿了几床,临走时还望着周芷若的背影问道:“仙子,还要被子不?”周芷若直到回到房内都还有些高兴,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称赞美貌的,心情愉快地帮宋青书整理着地铺,两人无夫妻之实不方便让弟子知晓,所以一切只能她自己动手。终于铺完了,周芷若抬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,宋青书倒了一杯清茶递过来:“芷若,辛苦了,喝口水吧。”周芷若正好有些口渴了,端起来一饮而尽。两人闲聊了几句,又变得冷场起来,周芷若只好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休息吧。”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,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,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:“你过来干什么?你的床在那边。”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,在床边坐了下来:“我想睡这张床。”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,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,长身而起,“那我去睡地上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宋青书笑得更欢了。“你!”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,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,却突然眼前一黑,。:“娘子,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?”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,心中一惊,低声呵斥道:“宋青书,你疯了么?”“我疯了?”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,“我的确是疯了,,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。”周芷若大惊失色:“你全都知道了?不可能,你不是……”“我不是被点穴了么?”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,不急不忙地说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,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,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。”“宋青书!你想怎么样?”脸上被他摸过,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“如此良辰美景,,又是夫妻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,一颗,一颗,又一颗,他故意解得很慢,很慢。“宋青书,你敢!”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,,周芷若红着脸,眉毛一挑,呵斥道。“我是你丈夫,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?”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,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,“哟,还绣的鸳鸯。”“宋青书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胸口一凉,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,气得浑身发抖。“牡丹花下死,。,也算值了。”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,将她扶了起来,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,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,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。“青书,你放过我好不好,你曾经对我那么好,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,心中越来越慌乱,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。“当我想到你欲
第九章 报复前夕
偷香高手